最新地址 hongdon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联系邮箱:wocaobiad@gmail.com

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力女超人希瑞外傳

神力女超人希瑞外傳


(09)潛入當奉命警戒的鋼甲戰士和蒂拉父女見到希曼和希瑞一起出現的時候,高興之餘父女的神情卻有些不太自然,蒂拉對於希瑞這身性感暴露的服裝是既羨慕又嫉妒,鋼甲戰士則是猛吞口水目不轉睛的盯著希瑞裸露的姣好身材猛瞧,在經過短暫的商量跟妥協之後,他們決定分組,由希曼帶著蒂拉佯攻吸引鷹身女妖們的注意,而由希瑞跟鋼甲戰士潛進去救人。

就在希曼跟蒂拉大張聲勢的進攻中,果然鷹身女妖都被吸引的同時,希瑞帶著鋼甲戰士從剛剛發現的一個隱密的洞穴入口,慢慢爬進了鷹身女妖的巢穴開始尋找拯救被抓的安吉拉女王等人,狹小的洞穴讓希瑞跟鋼甲戰士只能手腳並用艱難的爬行著,希瑞當然知道自己變身後的改變是多麼的性感誘人,但是為了救人現在也沒辦法多想了。

希瑞身上小了一號有太陽圖騰白色的衣服,如今緊到自動將她的大半個乳房都給裸露出來,雖然有穿胸罩但是被魔法寶石拘束包圍的奶頭還是很醒目的顯露出來,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爬行不斷前後搖晃著,奶頭持續傳來的舒服快感讓希瑞一邊爬行一邊享受著,這種感覺讓她的奶頭更加刺激的堅挺起來,舒服的快感直達腦際讓她幾乎忘了爬行的艱難與痛苦。

希瑞的短裙這時不僅變成超短裙,而且是超短圍裙,她前面的內褲幾乎一半露在外面,而屁股後面中央根本毫無遮掩,絲質內褲後面幾乎只是一條卡在她屁股溝裡的布條而已,希瑞都可以感覺自己的肛門根本就裸露在空氣中,想到自己變身後如此色情淫蕩的裝扮,希瑞感覺內褲襠部包著肉縫的布料已經不由自主的被淫水給弄濕了。

爬在希瑞後面的鋼甲戰士此時身心都飽受煎熬,他就爬在希瑞的後面,眼睛不斷看著前面希瑞兩團雪白的屁股,不斷隨著修長白嫩的雙腿爬行而左右晃動著,後方中間毫無遮掩的超短裙直接將希瑞的內褲給顯露出來,卡在屁股溝的布料底下是一小片包著陰阜的絲質布料,被淫水弄濕的部分幾乎是透明的,大方的向爬在她屁股後面的鋼甲戰士盡情呈現希瑞無比誘人肉縫的形狀與顏色。

鋼甲戰士忍不住將鼻子貼近希瑞的屁股,聞著從她下體散發出來略帶騷味的淫香味,屁股感受到鋼甲戰士呼出的熱氣讓希瑞有點心慌意亂,發現前面出口傳來一陣陣似乎有點熟悉的聲音,讓她機警地突然停了下來,正想回頭跟鋼甲戰士示警的時候,屁股後面貼得太近剎車不及的鋼甲戰士,他的臉部直接就這樣跟希瑞的屁股有了親密的接觸。

「歐,對不起,希瑞…」

「啊,沒關係…嗯,不要…歐,歐…感覺…好…好奇怪歐…」

鋼甲戰士開口道歉的時候,肥厚的嘴唇不小心碰觸了希瑞被濕布包覆敏感的陰阜,鼻子聞著希瑞蜜穴的淫騷香味讓鋼甲戰士忍不住胡亂舔著希瑞緊俏迷人的屁股,被鋼甲戰士舔得全身如同觸電般的希瑞,忍不住一邊扭動著性感火辣的身體,一邊刻意壓抑聲調地發出她淫蕩誘人的呻吟聲。

這時從前面洞口傳來似乎是鮑爾跟格麗瑪的聲音,救人的意念讓希瑞跟鋼甲戰士暫時停止了胡搞,她們重新往前爬行,鋼甲戰士的臉幾乎是緊貼在希瑞的屁股上,不時還趁機用嘴跟舌頭刺激希瑞的身體,希瑞也不以為意的一邊爬一邊享受他的挑逗與愛撫,直到來到洞穴盡頭的鐵欄杆前面,原來這個洞穴是監禁人犯房間的通氣孔啊。

「啊,鮑爾,用力插我,歐…」

「格麗瑪,你這個賤女人,讓我很狠的插你…」

房間裡的景象讓希瑞一時之間無法接受,被監禁的格麗瑪全身被皮革跟金屬環綁得緊緊的,她的脖子上套著一個閃閃發光的魔法項圈,雙手被綑綁高高吊起來,原先嬌小嬌嫩的乳房,分別被兩個米字形鍊條拘束著奶頭,這時被刺激漲大豐滿了許多,隨著她的身體上下無比淫蕩地搖晃了起來。

格麗瑪雙腿張開蹲在鮑爾的大腿寶貝上面,希瑞可以看到格麗瑪的陰部肉縫完全被翻出,顯露出裡面略帶紅色的花瓣顏色還有厚肉形狀的迷人花瓣,10豪米直徑的陰蒂完全顯露出來,整個肉縫被四條金鍊拉扯張開來呈現美麗誘人的圓形花瓣,隨著格麗瑪不斷挺腰上下搖動著身體,鮑爾的寶貝在格麗瑪多裙褶型的蜜穴裡不斷進出抽插著,深深感受到散發處女淡淫香非常緊緻陰道的刺激滋味,兩個人正無恥的一邊呻吟一邊盡情交配著。

原本被綑綁躺在床上的鮑爾面對格麗瑪意志是很堅決的,他不想上黃枷的當來姦淫格麗瑪,但是他在親眼目睹格麗瑪被卡迪拉司女體調教的整個過程之後,他的寶貝卻完全失控違背了他的意思主動的堅挺漲大起來,赤裸裸的展現他想要交配的慾望,而原本就喜歡鮑爾的格麗瑪在經歷女體改造之後,身體的性器官變得極為敏感與飢渴,被綁在鮑爾身上沒多久,她就忍不住下腰迎合鮑爾的寶貝頂進自己發浪的騷穴之中,然後就變成希瑞目前所看到著這幅景象了。

剛剛經歷破處痛苦的格麗瑪在女體改造之後愈戰愈勇,她已經徹底沈淪在和雄性動物交配的喜悅之中,不斷無恥淫蕩的挺腰下腰索求著鮑爾的寶貝更加深入自己嚐過甜頭的飢渴蜜穴,鮑爾和格麗瑪一樣愈戰愈勇,他的寶貝被卡迪拉司設計的魔法丁字褲給拘束,不斷加強對他睪丸的刺激分泌雄性賀爾蒙,並且使他的寶貝持續充血變大堅挺插得格麗瑪是花心亂顫呻吟不止。

「歐,幹死我了,鮑爾,歐,插我,啊…插死我…」

希瑞這時渾身無力的趴在通氣孔裡面,她的乳房緊貼在粗糙的洞穴下層,魔法寶石拘束的奶頭在目睹鮑爾跟格麗瑪交配的鏡頭下更加的堅挺,她一邊觀看一邊忍不住用左手揉捏撫摸自己的奶頭,然後將右手手指頭當成鮑爾寶貝一樣送進自己飢渴的嘴唇裡舔吸的時候,忍不住分開雙腿將屁股翹得更高,搖擺屁股無限春情地引誘著自己身後的鋼甲戰士。

鋼甲戰士雖然眼睛看不見房間裡的畫面,但是聽到鮑爾跟格麗瑪的對話,他心裡也大概知道房間裡面現在是什麼情況,希瑞的動作當然激勵了他,但是在這個狹窄的洞穴裡根本無法轉身,所以他也只能雙手往前抱住希瑞雪白緊俏的屁股,將希瑞濕答答的內褲撥到一邊,開始用嘴唇跟舌頭舔著希瑞充滿皺褶略帶味道的肛門菊花。

「歐,不要,啊…不要舔…那裡…歐,好奇怪歐…」

肛門菊花被舔的希瑞感覺到一股非常奇怪的感覺,不僅奶頭跟陰蒂更加的興奮,肛門持續收縮讓底下的蜜穴更蠢蠢欲動濕成一片,讓她忍不住一邊扭動身體一邊胡亂的呻吟,鋼甲戰士更加過份地用手掰著希瑞興奮蠕動的菊花,將舌頭頂進希瑞這時變得敏感的肛門之中,在舌頭不斷的攻擊之下希瑞終於渾身無力的軟癱下來。

「翻過身來,希瑞…」

被舔得六神無主渾身無力嬌喘連連的神力女超人希瑞,這時聽話的在洞穴裡臉部朝上努力翻轉過來,將自己濕淋淋的下體就這樣無恥地展露在鋼甲戰士的眼前任他擺佈,因為洞穴不高的關係所以躺下來的希瑞眼睛看不到鋼甲戰士,但是自己的下體掌握在他的手中,那種溫暖刺激的觸感卻是無比的真實。

『歐,內褲…內褲被撥開了…』。

「希瑞,你的陰部好美歐…」

「歐,不要說了…」。

『啊,肉縫,被分開了…』。

「薄片形狀的紅色花瓣,你的花瓣好美歐…」

背躺在地上的希瑞,這時耳朵聽著鋼甲戰士讚美自己性器的聲音,想像著自己的肉縫被分開,露出裡面一片片紅色粉嫩花瓣的無恥模樣,讓她臉紅心跳嬌喘連連,探進嘴裡的手指頭忍不住往下去撫摸自己被內褲拘束漲大的陰蒂,接著她的手被鋼甲戰士打掉,整個感覺有點變態直徑11豪米的蜜豆就被鋼甲戰士的嘴唇給含住了。

希瑞下體的蜜豆遭受鋼甲戰士肥厚嘴唇吸住,同時不斷被他粗糙的舌頭胡亂舔著,這雙重的刺激讓希瑞幾乎失神的用雙手揉捏自己的乳房跟奶頭,花瓣裡面的蜜穴一張一合的蠕動著,露出穴內絞荷包型特別緊固的陰道組織,然後花瓣被手指頭極力的擴張開來,鋼甲戰士的舌頭開始舔向希瑞不斷流出淫水分泌淡騷香味的蜜穴。

「歐,好舒服…進去一點…」

鋼甲戰士的舌頭只能到達希瑞的處女膜,希瑞的處女膜又窄又厚,鋼甲戰士無奈只能用舌頭沿著希瑞處女膜的縫隙往裡面舔,舌尖舔著希瑞處女膜的內緣讓她更加瘋狂,雙腿一夾蜜穴一邊顫抖一邊噴出大量的淫水,被希瑞強有力的雙腿夾住的鋼甲戰士無法躲避,整個臉都被噴得一塌糊塗,高潮過後的希瑞渾身快感不斷身體鬆軟下來,被夾得幾乎喘不過氣來的鋼甲戰士這才脫困可以正常呼吸。

底下的鮑爾跟格麗瑪好像都已經到了極限,她們也狂呼亂叫迎來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然後雙雙安靜下來,希瑞還在回味剛剛發生的事情,不過神力女超人的體質跟信念讓她比鋼甲戰士更快恢復,她眼看監牢附近的警衛緊急的撤走,心想應該是哥哥希曼跟蒂拉的誘敵成功了,於是她拿起神劍輕易的將鐵欄杆給砍斷,然後有點心虛的帶著鋼甲戰士下到監牢。

「啊,希瑞,是你…」

「謝謝你,希瑞…」

雖然被綑綁的鮑爾跟格麗瑪身上的服裝有點糟糕,不過現在救人要緊也沒有辦法計較,何況老實說希瑞自己現在身上的服裝也好不到哪裡去,當然被解救之後的格麗瑪跟鮑爾對希瑞的打扮也不好意思說什麼?於是幾個人一邊討論如何拯救安吉拉女王,一邊眼睛還是免不了會偷瞄彼此裸露性感的身體。

「希曼跟蒂拉在前面吸引她們注意,我們趕快去救安吉拉女王吧。」

「好,我知道我母親被關在哪裡,我帶你們去…」

經過瘋狂性愛的格麗瑪如今好像是鮑爾的女人一般,旁若無人似的整個人依偎在鮑爾懷裡,反正剛剛自己跟鮑爾交配無恥的模樣應該都被看光光了,所以她也大方的展現自己的身材,毫不介意希瑞跟鋼甲戰士的目光,因為被魔法丁字褲拘束的寶貝一直沒有軟下來鮑爾本來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不過看到鋼甲戰士褲襠的隆起跟希瑞性感的打扮他也就不以為意了。

「希瑞,你可以幫格麗瑪打開這個魔法項圈嗎?」

「歐,這恐怕不行,使用神劍恐怕會傷到格麗瑪,我們還是去找黃枷要鑰匙吧。」

於是格麗瑪帶著希瑞一行人去找安吉拉女王,後面的鮑爾跟鋼甲戰士充滿著激情緊跟在後,一路上欣賞兩個美麗女人性感的身材的同時,兩個人開始幻想著等到解救安吉拉女王之後,如何能夠好好享受這些美女感恩的回饋,畢竟有希曼跟希瑞聯手這些鷹身女妖都不是對手,只是後來事情的發展似乎並不像他們所想的那麼順利。

(10)俘虜正當希瑞跟鋼甲戰士潛入去解救鮑爾跟格麗瑪的時候,希曼正帶著蒂拉戰虎跟飛天馬和鷹身女妖們戰鬥,經過一番格鬥之後,這些鷹身女妖知道厲害全部返身逃回巢穴,只留下兩個倒楣的女妖被戰虎跟飛天馬壓在底下無法逃脫,面對鷹身女妖巢穴眾多又複雜的洞口,希曼決定先跟俘虜套點情報再決定救人的計畫。

鷹身女妖本身除了臉部乳房屁股跟陰部以外全身幾乎都是羽毛,根本就是一副進化未完成的模樣,完全沒有習慣穿衣服的她們被戰虎跟飛天馬壓在底下,無法逃脫只能乖乖的趴著,翹著原始又性感渾圓的屁股還有胸前那兩團裸露出來豐滿的乳房一副任憑敵人擺佈無助的模樣。

「我們打個商量好不好?你們帶我們進巢穴去救人,然後我就放了你們…」

「哼,那不可能,我們是不可能背叛黃枷女王的。」

經過一番言語交流威脅利誘之後,希曼嘆口氣不得不放棄,這兩個女妖倒還挺硬氣的,說什麼也不願合作,面對她們巢穴無比複雜的洞穴入口,要是沒有熟悉的人帶路恐怕沒辦法順利解救安吉拉女王,希瑞跟鋼甲戰士已經進去一會兒,也不知道那條密道究竟通道哪裡,真是急死人了。

「臭女妖,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還以為我們沒辦法治你嗎?」

跟著希瑞變身後的飛天馬這時不知是心急希瑞等人還沒出來還是什麼原因,牠突然生氣的用身體壓緊跨下的鷹身女妖強迫她將雙腿分開屁股抬高,然後牠跨下驚人的雙頭肉棒開始粗暴的頂著鷹身女妖的下體,兩根大小跟形狀都不太一樣的肉棒瞬間更加漲大堅挺起來,肉棒上面青筋暴露看起來頗為嚇人。

「歐,太大了…求求你,不要…」

鷹身女妖身體被飛天馬壓制,逃無可逃的渾身亂顫想要逃避被這個野蠻畜牲強暴的命運,雖然其實她們本身也跟畜牲差不多,希曼看了目瞪口呆沒有制止飛天馬的行為,反倒是蒂拉發現鷹身女妖的陰部還是乾乾的,這樣沒有潤滑被飛天馬巨大的肉棒硬插非要受傷不可,可是為了救人現在似乎也只有靠飛天馬來讓她屈服這一條路了。

同為女人的她終於忍不住來到飛天馬身旁輕聲的說:「等一等…」

接著蒂拉蹲下身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飛天馬跨下兩根巨大的肉棒,猛吞了口水之後雙手顫抖的握住飛天馬龜頭的馬眼,手掌沾滿上面分泌出來無色無味透明的前列腺液體抹塗在鷹身女妖的肛門跟陰部上,然後雙手幫助飛天馬的龜頭頂進鷹身女妖逐漸濕潤的下體,一旁的戰虎看的性起牠也開始蹂躪跨下的女妖。

「歐…受不了了…幹死我了…」

當兩個畜牲開始強姦跨下的女妖俘虜的時候,空氣中充滿著兩個女妖痛苦又淫蕩的呻吟聲,蒂拉兩眼失神的看著眼前神勇的飛天馬,牠的肉棒寶貝是那麼的粗大,比亞當王子的大得多,甚至比父親鋼甲戰士的都來得大,她一邊看一邊忍不住舔著沾滿飛天馬前列腺濕滑的手指頭,然後另一隻手撫摸著自己逐漸漲大堅挺的乳房。

「歐,歐,歐,受不了了…啊…啊…啊………」

很快的鷹身女妖已經幾乎喊不出聲音來,兩個女俘虜雙雙屈服在雄性動物粗大無比的肉棒姦淫之中,交配完成的女俘虜在經歷高潮之後,渾身無力的軟趴在地下,飛天馬的寶貝果然厲害,在完成審訊附帶的交配任務射精之後仍然堅挺嚇人,大量濃厚腥臭的乳黃色精液從她們的陰部跟肛門流出,讓蒂拉感到身心十分震撼躍躍欲試。

『啊,好大的肉棒啊…好想要試試看歐…啊…』就在蒂拉滿臉通紅地坐倒在飛天馬的腳邊,一邊無比羨慕的看著趴在飛天馬跨下正翹著屁股進行交配的女妖,一邊腦中胡思亂想雙手開始在自己身上敏感的部位摸索愛撫著,全然沒有注意希曼已經來到她的身邊,直到希曼的雙手環抱著她,跨下高舉堅挺的肉棒頂到她的身體。

蒂拉的上半身裡面是一件白色棉質的連身馬甲,只是胸部還套著一件像是小可愛還帶著性感高領的金色胸罩背心,感覺她應該算是伊特利亞內衣外穿的第一人,這件胸罩遮住她的乳房,並且在小腹中間的地方有個流蘇垂飾,故意遮掩著蒂拉性感又敏感的下體陰部,不過隨著身體的走動這個會搖擺的垂飾與其說是遮掩,還不如說是誘惑更為恰當。

「歐,希曼,我…好想要歐…」

被飛天馬壯碩的肉棒給挑起情慾的蒂拉如今躺在希曼的懷裡,希曼將她胸前包覆乳房的金色胸罩給撩起,連同底下的流蘇垂飾一起扣在蒂拉胸部的上緣,將她粉嫩豐滿的乳房連同奶頭一併裸露出來,身心飢渴的蒂拉轉頭和希曼親吻著,手指已經不由自主的探入白色高腰馬甲的下緣,濕滑的手指頭開始探索自己下體激凸的蜜豆。

被旁邊動物的交配給刺激發情的蒂拉,這時一邊和希曼舌吻交換著香甜濕滑的口水,一邊揉捏自己充血的奶頭跟陰蒂,內心渴望著能夠親身嘗試一下希瑞飛天馬跨下寶貝肉棒的威力,希曼這時從後面一手撫摸著蒂拉裸露出來豐滿堅挺的乳房,一手輕輕的碰觸她的腰要蒂拉像鷹身女妖一樣的分開雙腿翹起屁股。

「歐,我不要那樣…我想要…」

沒想到蒂拉卻不願意自己像條母狗那樣趴著交配,腦中那股神奇的渴望讓她分開雙腿,然後主動撥開白色馬甲的襠部露出裡面已經濕潤的蜜穴,接著移動屁股將濕答答的蜜穴肉縫撥開對準希曼的肉棒就這樣坐了下去,波的一聲希曼的寶貝順利的進入差點貫穿蒂拉整個的陰道,讓她忍不住興奮地挺起腰仰著頭高聲的呻吟了起來。

「歐,插進去了…啊…好棒的寶貝…」

然後蒂拉雙手扶著飛天馬跨下的肉棒根部,慾火焚身滿臉春情的她將嘴唇湊到了肉棒前面剛剛跟女妖交合的地方,滿眼痴迷的她胡亂舔著飛天馬跟女妖交配所流出混和著精液跟淫水帶著腥臭難聞味道的黏稠液體,很快的初嚐滋味的蒂拉就一面搖動腰部讓希曼的肉棒更加深入自己飢渴的蜜穴,同時讓飛天馬碩大的肉棒不斷進出自己的嘴唇直抵喉嚨。

這時的蒂拉在希曼跟飛天馬的聯合開發中不斷的搖晃身體,豐滿裸露的乳房隨浪搖擺似的上下晃動,上面兩顆櫻桃似堅挺可口的奶頭也興奮的胡亂搖擺著,但是蒂拉的心裡卻仍然不滿足,她剛剛可是看到鷹身女妖同時受到飛天馬兩根寶貝的襲擊,感受嘴裡跟陰道蜜穴裡面的肉棒抽插的蒂拉,想著想著她覺得自己的肛門愈發的癢了起來。

『好想要…三管齊下歐…』其實蒂拉的肛門並不是沒有被開發過,她跟母親鸚鵡仙子無聊的時候就玩過了,回想起跟母親屁股對屁股一起使用兩根雙頭龍的情景就讓她渾身像著火一般,特別是這個時候,當她嚐到飛天馬的特異功能之後,她就開始不顧一切的期待可以三穴齊插的絕妙快感。

當希曼跟飛天馬上下夾擊讓她在高潮中嘴裡跟陰道都被灌滿了精液之後,勇猛的女戰士蒂拉看著眼前這兩個不知疲憊的男人跟畜牲,雙手忍不住將自己白色的馬甲下緣捲成一條線,徹底露出自己仍然流著精液的蜜穴跟微微蠕動的肛門菊花,然後甘心像條母狗一般的趴下來,雙手撐著將嘴唇迎向希曼的寶貝肉棒含著,然後分開雙腿將自己緊俏渾圓的屁股迎向飛天馬的跨下。

發情的飛天馬顯得有點粗暴,牠往前將趴在地上嘴裡正努力吞吃著希曼寶貝的蒂拉壓制在跨下,兩根粗大的肉棒一上一下的迎向蒂拉早已濕淋淋的蜜穴和擴張過的肛門菊花,在前列腺跟淫水的潤滑協助下,兩根肉棒順利地開始頂進蒂拉無比飢渴的下體之中,然後巨大肉棒給她帶來前所未有刺激的感受,讓蒂拉全身顫抖幾乎無力支撐身體。

蒂拉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要被飛天馬的寶貝給撕裂了,她想要吶喊卻因為嘴裡含著希曼的寶貝根本發不出聲音來,但是奇妙的是她的陰道跟直腸裡面卻好像逐漸適應了飛天馬巨屌的抽插,連頂到喉嚨裡那根希曼的寶貝都讓她全身產生無以倫比的愉悅快感,身體從原本撕裂般的痛苦變成持續不斷的激情快感,讓她忍不住搖擺身體配合著飛天馬跟希曼姦淫她的節奏。

飛天馬跨下的兩根肉棒一上一下的聯合抽插著,讓蒂拉感覺整個子宮被陰道跟直腸裡的肉棒攪弄得天翻地覆,這種超級刺激的滋味加上希曼的肉棒一前一後的夾擊著她的嘴唇跟喉嚨,感覺自己就是被串在烤肉串上的羔羊一般,不斷的被前後貫穿,如潮水般不斷來襲一波波的快感讓她幾乎無法思考,嘴裡發出苦悶又奇怪的呻吟,卻根本讓人聽不懂。

『歐,好…難過…歐,好…舒服…好…刺激…歐…來幹我…啊…』這時的蒂拉已經滿身是汗,在戰虎和兩個女妖俘虜的注視下無恥的搖晃著身體,心中完全忘記了一切,身體就像發情正在交配的母獸一般,無奈地配合著男人姦淫的節奏而搖擺著,直到雄性動物的精液大量噴射到她的子宮之中,她竟然這時才想起自己會不會因此而懷孕,但是很快的她就不在乎了。

『歐,真是幸福啊,飛天馬的精液射進我的子宮裡面了,好濃好熱啊…』隨著高潮來臨蒂拉弓起身子劇烈地迎接希曼跟飛天馬的精液澆灌,她的嘴巴陰道跟肛門都被灌得滿滿的,高潮過後渾身無力軟癱下來的她倒在地上不斷顫抖,濃郁帶著腥味的精液不僅噴的她滿臉都是,而且還不斷的從她身體的嘴唇蜜穴跟肛門中流出,形成一幅令人震撼非常淫靡的畫面。

等到希曼等人整理好準備救人的時後,蒂拉身上的白色馬甲被淫水弄得幾乎是透明的,而她被希曼跟飛天馬聯合過度開發過的蜜穴一時之間也合不攏,就這樣露出裡面有著紅色花瓣的蜜穴形狀,連陰蒂尿道跟蜜穴的顏色跟形狀都讓人看的清清楚楚,不過剛剛一起經歷人獸大戰之後的這些人似乎都不在乎,蒂拉也面無羞愧的舉起寶劍跟盾牌準備救人。

就在他們被女妖俘虜偷偷帶領到達關押安吉拉女王的房間時,他們終於也發現希瑞跟格麗瑪等人,不過不幸的是她們都已經被黃枷女王給俘虜了,就在希曼等人還弄不清楚希瑞等人為何會被抓的時候,在卡迪拉司的吟唱中從黃枷女王面具人跟安吉拉女王三個人裸露的陰部顯露出一個魔法陣來,然後希曼等人就發現自己被法陣照射根本無法動彈了。

(11)調教很快的被法陣照射無法動彈的蒂拉就跟希瑞等人一樣,眼睛被蒙上厚實的眼罩,脖子套上帶鍊條的魔法項圈,武器被取走不說,連身上僅有的衣服都被鷹身女妖粗暴的剝得一絲不掛,徹底裸露她原本驕傲自信豐滿的乳房,渾圓緊俏的屁股跟剛被聯合開發姦淫過無比淫糜的下體顯得十分的無助。

『啊,連希瑞都被抓了,這下子怎麼辦?歐,不要看我…』蒂拉腦中想到被俘虜的自己就這麼全身赤裸裸的任人觀賞,雖然眼睛被蒙住看不見,但是她可以感受到男人跟動物們無比原始灼熱的眼光,正在被俘虜的女人身上來回盯著,似乎自己就要成為那些奴隸市場裡面,只能靠著身體來取悅主人,任人玩弄姦淫的娼妓性奴了。

想到這裡一臉羞怯想要抵抗的蒂拉,很快就被女體拘束衣給綑得緊緊的,隨著雙手乳房小腹跟大腿被捆綁,她發現自己身上的力量消逝得無影無蹤,這是卡迪拉司特地為希瑞跟她這種充滿力量的女戰士所預備的禮物,像是安吉拉女王面具人跟格麗瑪這種魔法師,只要套上魔法項圈不讓她們施法就可以了,但是對於希瑞跟蒂拉就必須加上女體拘束衣使她們沒有力氣抵抗才行。

特意選用黑色厚實的魔龍皮革跟魔法金屬環所製成的女體拘束衣,將希瑞跟蒂拉的身體上下綁得緊緊的,不僅抑制吸收她們身上的力量讓她們渾身無力根本無法抗拒,她們的雙手手臂被綑綁在乳房的兩側,然後手腕重疊綑綁在屁股上方,怕被她們掙脫所以鷹身女妖故意綁得很緊,讓她們赤裸裸的身體因為拘束衣顯得更加的豐滿誘人。

『歐,好奇怪,完全使不出力量…啊,好緊,好難受歐…』很快的蒂拉跟希瑞一樣被迫停止了無謂的抵抗,聽話的任由鷹身女妖任意擺佈她們逐漸火熱失控的身體,暫時認命的蒂拉幾乎就跟希瑞一樣,這個時候她們腦中連一絲一毫反抗的念頭都沒有了。

『歐,怎麼這樣?奶頭好脹…啊…小豆豆好奇怪…歐,不行了…下面又濕了…』被拘束綑綁的身體從奶頭跟下體不斷傳來令人迷失興奮的快感,濕潤誠實的身體反應著她們身為牡獸內心真實的渴望,兩個人被綑綁逐漸有感覺的身體開始不自覺地胡亂扭動著,蒂拉跟希瑞都忍不住夾緊雙腿,利用大腿根部摩擦下體來讓自己更加舒服。

不僅是女人們,希曼也跟鮑爾和鋼甲戰士一樣全身被剝光,脖子被套著魔法項圈,然後身體也被男性拘束衣給綑綁住,特別是跨下的寶貝被刻意套住,睪丸跟肉棒在魔法金屬環的拘束下顯得格外的堅挺,看見蒂拉跟希瑞她們全身赤裸地被綑綁起來,只能無助的裸露性器任人擺佈的可憐模樣實在是讓人看了忍不住血脈噴張。

就連一旁被抓的飛天馬跟戰虎牠們也絲毫不想抵抗,眼睛緊盯著在場被綑綁的女主人和她的同伴被迫裸露性感誘人的肉體,腦中想著是不是有機會可以跟已經被俘虜的女奴們來個精彩刺激的人獸混合大戰,想著想著,飛天馬跟戰虎跨下被拘束的寶貝更加的堅挺漲大了起來,忍不住發出期待交配野性的呼喚。

『歐,大家都在看我,好害羞…啊,好刺激,我好想要歐…』同樣眼睛被蒙住的女人們當然知道自己身體被綑綁,只能盡情展露原本私密的性器,就這樣讓別人隨意觀賞無恥淫蕩的模樣,想到希曼跟父親都在看著自己裸露出來無比美妙性感的肉體,羞澀之餘卻也忍不住的興奮起來開始胡思亂想。

『不知道飛天馬怎樣了?牠的寶貝真是令人懷念啊…要是…』畢竟一起被抓的伙伴都是自己熟識的男人和動物,自己嬌嫩私密的身體被這樣被大家赤裸裸的觀賞著,讓她帶著一絲興奮又忐忑不安無比複雜的心情,一邊走一邊臉紅心跳嬌喘連連,下體裸露的蜜穴感覺更加的濕潤起來了。

所有的俘虜無論男女都被帶到卡迪拉司特別為取悅黃枷女王所準備好的遊戲大廳之中,這裡中間有一個圓形的轉台,轉台的邊緣總共安置了8個女體改造的施法台,轉台外緣同樣有8個跟施法台相對應的大型刑架,很快的希曼跟動物們就被綑綁在5個刑架上,然後眼睜睜的看著蒂拉跟希瑞她們被帶上女體改造施法台上綑綁固定起來。

黃枷女王滿意的看著安吉拉女王,面具人跟格麗瑪都很配合,很快的被已經熟悉女體改造的鷹身女妖助手們綑綁拘束好手腳,開始進行身體各敏感性器部位魔藥的塗抹工作,因為蒂拉跟希瑞是第一次接受女體改造,她們陰部的蜜穴還沒有讓卡迪拉司開發改造過,所以女王特別盯著卡迪拉司對蒂拉跟希瑞施法的過程。

蒂拉跟希瑞一起被架上施法台,原本緊緊綑綁在乳房兩側的手臂,還有屁股上的手腕都被解開,雙手被舉高綑綁在施法台頭部的兩側扣住,背躺著的蒂拉跟希瑞腰部被束帶拘束著小腹無法動彈,然後雙腿被分開小腿舉高固定在屁股兩側上方的架子上,方便卡迪拉司教導黃枷進行女體改造,讓蒂拉跟希瑞蜜穴裡美麗的花瓣能夠像自己一樣習慣徹底地裸露出來。

蒂拉跟希瑞都被戴上三叉的鼻鉤,美麗的鼻孔被拉扯讓蒂拉跟希瑞都忍不住發出呻吟,好像母豬一樣顯得無比的屈辱與羞恥,然後她們的嘴唇都被戴上口環被迫強制張開,而裡面濕滑看來香甜可口的舌頭,則被扣住舌根無奈的只能伸出嘴巴外面來,黃枷故意用手指碰觸蒂拉跟希瑞外露的舌頭,讓她們被刺激的胡亂呻吟起來。

『歐,好難過…可是,好奇怪的感覺啊…歐,蜜穴好濕…好想要歐…』黃枷完全不管蒂拉心裡怎麼想,開始學習卡迪拉司對希瑞的動作將蒂拉的嘴巴,乳房,蜜穴跟肛門都塗上不同顏色的魔藥,感受著蒂拉身體嬌嫩的私密部位在她手中被揉捏玩弄之後,逐漸一邊發出模糊的呻吟,一邊努力回應自己的手哪種淫蕩無恥的模樣。

『哼,什麼女戰士,再過不久,你們都會變成滿腦子期待交配,喜歡被姦淫的性奴罷了。』其實她早已嚐過卡迪拉司的女體改造施法效果,對這些步驟其實也很清楚,她的乳房經過改造變得更加豐滿堅挺,原本不穿衣服的她,卡迪拉司特地在她雙腿根部套上美麗的大腿環飾,由環飾拉出兩條帶鍊金環將黃枷女王下體蜜穴裡面整個花瓣兩邊扣住,讓她迷人的花瓣被拉扯徹底的翻出來見人。

由淡紅色厚肉組成的三角形花瓣散發著濃淫香,上面的蜜豆直徑有14毫米大小,陰道穴內波浪型的膣肉組織顯得十分緊緻,搭配底下肥厚的肛門菊花果然彰顯出女王蜜穴驚人的戰鬥力,經過女體改造的王加女王感覺更加自信與強大,她對於卡迪拉司這個大魔法師可是非常欽佩幾乎可說是言聽計從,他果然讓自己擁有可以和以塞利亞各方勢力抗衡的實力。

『蜜穴裡面…感覺好熱…歐,蜜穴…被翻開了,啊,好痛…歐…』當蒂拉和希瑞的蜜穴一邊被塗抹魔藥一邊逐漸被翻出來,很快地花瓣各處都被塗抹著這種神奇的魔藥,被強制翻開花瓣的肉縫,讓蒂拉跟希瑞同時感覺到下體如同被撕裂般的疼痛,同時裸露的花瓣隨著疼痛的感覺被迫極度擴張伸展開來。

『歐,感覺身體變得好奇怪…啊,蜜穴都被翻出來了,這樣子讓人好難為情歐…』因為蜜穴被塗抹魔藥產生的功效,蒂拉跟希瑞原本肉縫被拉扯擴張痛苦的感覺慢慢地變得有點酥酥麻麻的,花瓣組織似乎變得更加有彈性也變得更加的敏感,讓蒂拉跟希瑞都忍不住興奮的胡亂扭動著身體,嘴裡無恥的發出充滿喜悅又因為口環變得含混不清苦悶的呻吟。

蒂拉原本擁有大瓣型淡紅色的花瓣變得更加紅潤,11毫米直徑的蜜豆顯得十分性感,帶著略淫香味的蜜穴裡面呈現蜿蜒褶型感覺是中等緊緻程度,黃枷女王拿起一條金鍊腰帶穿過蒂拉因為興奮拱起的腰枝,繞到小腹前面將蒂拉被整個翻開花瓣的兩側大瓣型的組織給緊緊扣住,讓蒂拉下體翻開的花瓣呈現一個美妙誘人的蝴蝶形徹底裸露在眾人眼前。

躺在蒂拉身旁的希瑞正被卡迪拉司親自招待著,她肉縫裡面薄片狀的花瓣整個被翻出來,被塗抹紅色魔藥之後的花瓣顯得更加紅潤,持續散發著迷人的淡騷香味,希瑞花瓣四周嬌嫩紅潤的陰唇組織,被卡迪拉司使用四條帶著扣環的束帶給極力的擴張開來,讓裡面的蜜豆跟尿道都澈底裸露出來,尿道底下的蜜穴正一張一合的蠕動著,露出穴內不斷分泌淫水有著絞荷包型特別緊固的陰道組織。

蒂拉跟希瑞被黃枷女王跟卡迪拉司特別針對蜜穴,實施首次女體改造弄得蜜穴在快感衝擊下腦中一片空白,慾火焚身的肉體澈底失控發浪起來,無法忍受調教像牡獸一般發情的女戰士們,在施法台上不斷扭動被綑綁拘束的身體,嘴裡發出令人銷魂無比淫蕩的呻吟,內心開始不顧一切的渴望能被雄性動物粗大的肉棒插入蜜穴,任人姦淫她們已經濕淋淋飢渴欠肏的淫屄。

相比於首次實施女體改造的蒂拉跟希瑞,安吉拉女王面具人跟格麗瑪算是比較幸福的,她們的蜜穴經過多次施法已經變得十分敏感,並且習慣裸露之後別人視姦的目光能夠讓她們更加的興奮,這個時候她們的乳房都被施法台中間的設備給連接,乳房不斷的被吸引漲大變得更加豐滿,而奶頭更是被拉長變得更加堅挺而且不斷噴出營養豐富的乳汁。

當然她們的肛門也同時被鷹身女妖連接到中間的設備上,在豐胸的同時進行著十分刺激讓人瘋狂痴迷的肛門浣腸,安吉拉女王母女跟面具人幾天下來,已經深深喜歡上這種直腸被清洗痛苦又刺激奇妙的感覺,想到等下可能會被三管齊下的姦淫,讓她們興奮的搖晃著身體,嘴裡伸出來的舌頭忍不住邊流口水邊胡亂捲動著。

鷹身女妖助手使用特製的道具同時刺激她們充血的蜜豆跟陰道蜜穴,假陽具最上面有著短刺的結構正不斷刺激露出包皮的小豆芽,連她們花瓣中間的尿道都沒有放過,假陽具的肉棒上方有一根短短的尿道棒,隨著假陽具插入蜜穴裡面刺激陰道跟G點的時候,尿道被插入如同觸電一般超級刺激的快感,讓她們幾乎失神一般翻著白眼全身胡亂顫抖並高聲呻吟起來。

『其實能夠成為女王的性奴也是件很快樂的事情…』慢慢地女體改造的效果愈來愈強,讓安吉拉女王母女跟面具人她們不僅已經不在乎成為性奴的事實,更是逐漸迷失在女體改造之後伴隨姦淫所帶來令人銷魂無比的喜悅之中,黃枷女王很有信心,只要多施法幾次之後,蒂拉跟希瑞也會像安吉拉女王一樣甘心成為自己的性奴,沒想到她的如意算盤卻被拉茲夫人跟飛天馬強大的肉棒給粉碎了。